[论文查重软件]这些城市打卡地不一般 看看这些“高颜值”实体书店

时间:2019-07-08 星期一 作者:热点新闻 热度:99℃

回收硒鼓墨盒

  

  近几年,越来越多的“高颜值”实体书店成为众多年轻人的打卡目的地。书店里不仅有书,更在新潮的空间设计中播放着轻柔的音乐、飘散着咖啡的香气、排列着精致的文创产品……近年来,全国各地支持实体书店的政策层出不穷,为全国实体书店的发展带来了新的生机。实体书店在快速发展的同时,也引发了业界的广泛思考。本版选取4家有代表性的实体书店,通过记者深入采访读者、游客及业内人士,探究书店如何将游客转化成实实在在的读者或阅读流量,而不仅仅是旅游打卡地。

  “散花系”书店:承载成都文化的本土味道

  主打:蜀韵情怀 主题文创产品

  单日最高客流量1万人次

  “日照锦城头,朝光散花楼。”这是诗人李白描写四川成都文化名地散花楼的诗句,散花楼自古就是文人雅士聚集、书香逸趣之地。历经千年、书香依旧,如今,在成都的街头巷尾,古人对于文化的热忱通过散花书院得以延续和传承。

  2008年宽窄巷子改造工程完工,在窄巷子19号,廖芸开了散花书屋。“散花书屋”四字是由成都文化大家流沙河题写。廖芸说:“作为一名老成都人,我一直在成都包容、散淡的城市文化中感受着幸福,创办散花书屋,就是希望借助书籍这一载体,承载老成都的文化气韵,做成都人的精神文化家园。”

  要做成都人的精神文化家园,绝对不是一句口号。为了将本土文化推广开来,廖芸在建立散花书屋后,又陆续建立了见山书局、散花书院等8家书店,且全都位于成都各大文化地标处,以“文化”与“实物”相结合的方式加深读者对于成都文化的感受与体验。在成都林立的实体书店中,“散花系”算得上是一枝独秀,是最能体现蜀韵情怀的文化体验空间。

  以位于铁像寺水街的散花书院为例,这里除了提供书籍阅读,同时也融入了中国的茶文化、香文化。读书、享茶、沐香,穿梭于历史与当下,翻动着喜爱的书籍,独享着身旁的清净。散花书院设有专门的选书团队,严格选取能够体现本土文化的书籍,另外,书店还和很多本土作家合作,一起策划出版了数十本集中展现成都文化的图书,还会邀请本土作家举办读书会、文化沙龙来加深读者对于成都文化的理解与思考。廖芸还在文创上下足功夫,以“寻找最美天府文化符号”为主题,制作了一大批精品文创,带动游客、读者从文创角度加深对成都文化的认识与思考。

  开在成都宽窄巷子的散花书屋和见山书局,总会吸引许多游客驻足。2016年4月25日的晚上,李克强总理一行来到见山书局。“总理最后在我们这里购买了《老成都:芙蓉秋梦》这本书和两套关于宽窄巷子的明信片。”廖芸至今仍清晰记得“只有守住历史传统的根脉,才能够打开面向世界的窗”这句话。这番话时时响在耳边,也让团队更坚定了走本土文化道路的信心。

  对于实体书店普遍面临的经营困境,廖芸显得很从容:“找准自己的特色就能生存,有了明确的定位,就不容易在随波逐流中失去立足之地。”

  书店里,成都风貌的明信片尤其畅销。“因为这些原创产品融入了我们对于本土文化的理解和坚持,与读者产生了共鸣。”廖芸说,只要坚持自身的文化理念,就能够打动读者,书店从商业的角度得以生存,从文化的角度实现了传播。

  对于以后的发展,廖芸透露,想尝试打造更多的社区书店,主打亲民和服务,并积极探索从更多路径上来宣扬本土文化和传统文化,让更多的人感受到成都文化之美、中华文化之美。

  袁庭栋(巴蜀文化研究学者):实体书店怎么发展?我用6个字总结:“大而全,小而精。”大型的综合型书店业态丰富“大而全”,能满足人们对文化产品的需求。如要细分市场做“小而精”,就要看“精”怎么体现了。廖芸的“散花系”能取得成功,基于她对市场脉搏的准确把握。书店开在成都地方文化最浓的街道宽窄巷子,选购组织的是与成都地方文化有关的书籍、画册、纪念品以及旅游书籍,目标客户群是以年轻人为主的白领、学生、游客。地方文化和旅游都抓住了,很用心。

  呈明书店:24小时营业的高颜值书房

  坐标:河北石家庄

  主打:高颜值 文化范儿 图书馆的延伸与互补

  单日最高客流量3000人次

  王阳光是一位资深的“书瘾少年”,大学期间逛遍了河北省石家庄市的大部分书店,如今最喜欢的就是呈明书店。这是石家庄第一家24小时书店,2017年底开业,书店位于河北省图书馆一层。书店店长刘晓珊说:“取名呈明,意为读者呈现一片光明,做一个灵魂自由的人。”

  6月20日晚上8点半,王阳光刚从一家书店出来,就赶往离他稍远的呈明书店。王阳光说,他在这里找到了“家”的感觉。柔和的灯光、温暖的色调、座椅和蒲团上坐着夜读的“家人”。

  吸引读者张继明亮的则是书店惬意的环境。琳琅满目的书籍填满书架、“顶天立地”的书架直抵屋顶、赏心悦目的绿植错落有致……

  据了解,呈明书店由河北省图书馆、河北教育出版社、河北教育音像电子出版社联合打造。

  书店相关负责人表示,作为一家“高颜值”的24小时书店,提升书店环境确实可以增加到店人数,但表面的高颜值远远不够,必须在书店本身的文化内涵上下功夫。

  走进书店,扑面而来的浓郁文化范儿绝对让读者不虚此行。“呈明书店”四字由河北省知名书法家刘金凯题写;旋转向上的“知识阶梯”,台阶上刻着的英文字母和汉字偏旁部首;竹简造型的阅读空间,镂空部分为河北地图剪影,竹简上雕刻着由河北省知名书法家杜锡瑞题写的《文心雕龙·原道》。一位慕名而来的游客说:“眼前一亮,不好好看上一会儿书,都觉得对不住这样的文化氛围。”

  呈明书店设有一个后门——图书馆直通书店的单行门。“守着图书馆,会有人再去书店买书吗?”有读者好奇。“来图书馆的人即是爱书之人。”刘晓珊表示,作为一个文化综合体,呈明书店更像是图书馆的延伸和互补,如何吸引这部分人才是他们考虑的问题。

  据了解,呈明书店主打文学、历史、哲学、艺术等图书,目前陈列有1.6万余种5万多册图书。“架子上的书都是由图书甄选委员会选出来的。”刘晓珊介绍,图书甄选委员会是个7人小组,成员包括大学教授、媒体资深编辑、出版社编辑和营销人员等。甄选委员会根据图书内容、市场反响、出版时间等进行选择,只有半数以上通过的书籍才能进店。

  记者采访当天下午,一名胸前佩戴“驻店编辑”字样的服务人员正在和读者进行面对面的交流,她就是来自河北教育音像电子出版社的图书编辑郝彤彤。为了充分发挥出版人开书店的优势,书店每天会有一名负责不同领域图书的编辑驻店,从专业角度为读者解答疑问。她说:“了解读者需求,根据读者反馈调整之后的图书品类,同时我们还为读者提供定制服务。”

  此外,刘晓珊介绍,书店积极利用新媒体服务粉丝,通过微信公众号推送文化活动。激活线上读者,引流到线下,为书店拓展了文化社交的功能。据了解,呈明书店的线下活动丰富多彩,包括新书签售会、读书朗诵会、文化沙龙、大咖授课等,几乎每场活动都满座。“从书店开业到现在,大大小小的活动举办了200余场,平均每周1场至3场。”刘晓珊说,目前已经邀请过李敬泽、西川、敬一丹等大咖,读者反响十分热烈。

  那么,这家书店运营状况如何?“24小时书店在水电、人工、维护等方面的成本是要翻倍的。”该书店相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我们的亏损正在慢慢减少。但不管怎么样,作为出版人,我们肩负着为阅读“燃灯”的重任,无论是仲夏之夜,还是寒冬午夜,书店都必须兑现承诺——做一盏深夜明灯。

  值得欣慰的是,在这盏深夜明灯之下,确有读书之人。

  王万举(河北省网络作家协会主席):2018年我参加过呈明书店的线下活动,读者的积极性非常高。虽然现在是互联网时代,但实体书店依旧是人们精神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文化场所,现在的书店越来越漂亮了,由单一的出售图书转变成了集阅读、交际、研讨,甚至商务会面于一体的综合性场所,已经和当地人的生活紧紧联系在一起。(记者 李秋云 通讯员 范海刚)

  阡陌书店:把“诗和远方”留在车站旁

  坐标:山东济南

  主打:高质量图书 本土特色

  6月24日,周一,济南火车站一如既往地喧嚣。9点,火车站旁的胶济铁路博物馆院内,一栋红砖垒砌的建筑正在装修。一位男子在装修现场跑上跑下,脸上的汗也顾不得擦。他叫郑国栋,济南阡陌书店的创始人。正在装修的地方,是他在这座城市开设的第5家阡陌书店。

  经三路上的店是郑国栋2014年开办的首家阡陌书店。书店窄小的门两侧有副对联:“百尺高梧撑得起一轮月色,一方陋室锁不住五夜书声。”推门而入,兼具传统与现代的设计风格给人以静谧的感觉。屋子四周的书架上,各类书籍整齐地摆放着。书案上琳琅满目的文创产品则提醒着来人,这是一家“有情怀”的书店。

  这几年,很多书店都走“书店+咖啡”的营销模式。郑国栋说,这种模式可以理解,毕竟靠卖书基本养不活书店。但阡陌书店不是,其坚持高质量的书是书店的核心竞争力。2018年,在阡陌书店购书的读者超一万人次,营业额几十万元,店内的图书动销率很高。

  山东工艺美术学院学生刘欣然是阡陌书店的常客。她时常会来此浏览设计类期刊。她说,阡陌书店吸引人的不仅是优雅的阅读环境,更因为这里有很多精品图书。

  在郑国栋看来,济南热爱阅读的人并不少。“很多人下班后来到阡陌书店,手里拎着菜。看到喜欢的书,掏出钱来就买了。关键是书要好。”郑国栋说,他想把阡陌书店做成人们了解济南的窗口,能在这里读懂济南。为此,书店里不但摆放了很多介绍泉城历史的书籍,还会定期举办研讨交流活动,邀请济南的民俗学者、历史爱好者等为读者讲解济南故事。

  “文创+”也是阡陌书店开办以来重点关注的领域。为让外地游客更好地了解济南这座城市,适应新的消费需求,这几年阡陌书店成立了自己的文创团队,并推出了《李清照二十四节气诗词》《济南老建筑》《津浦铁路济南站》等系列作品。

  近年来,实体书店的生存情况并不乐观。郑国栋认为,实体书店的衰落只是暂时的,但它有网络购书所无可比拟的体验,未来人们会慢慢向实体书店回归。这也是他坚持做阡陌书店的一个原因。

  郑国栋说,济南火车站旁的阡陌书店,他已经酝酿了好几年。他想把这家书店的主题定为“诗与远方”,以契合从火车站出发或到达的人们的心境。根据前期设计方案,济南火车站旁的阡陌书店将摆放图书超4000册,并设置休闲吧台和座椅,给旅途中的人一个可以休息和阅读的地方。后期还会定期举办小型音乐会,让初到济南的人感受到浪漫的气息。

  采访即将结束时已是中午,济南火车站的出站客流达到高峰。望着手拉行李箱步履匆匆的行人,郑国栋笑着说:“看,这人气就是阡陌书店的机会。”

  赵迎芳(山东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):阡陌书店最大的特色是,始终立足济南本地,发挥书店的优势,讲出泉城最动听的人文故事。拿阡陌书店来说,民众走进这里的目的不仅是阅读,更是带着对济南这座城市的感情而来。书店通过打造特色产品,包括与济南相关的图书、画册、文创等,能吸引更广泛的读者群体。可以说,阡陌书店更类似于一座城市的公益文化体验空间。它找准了本地民众与外地游客的结合点,即通过阅读与文创体验,融入这座城市的日常生活,进而体味到城市的文化魅力。(记者 苏 锐)

  曲江书城:用“书+”模式做好文化传承

  坐标:陕西西安

  主打:美学商品+图书 “书+”模式

  单日客流量高达2.5万人次

  作为西北地区首家复合型阅读体验中心,陕西省西安市新华书店曲江书城(以下简称“曲江书城”)2016年9月一开业,就给读者带来巨大惊喜,不少市民和网友慕名而来。几年来,曲江书城十分注重为读者营造极具文化内涵的深度阅读氛围,“网红”标签也正在被“精神花园”所取代。在今年1月举办的“2019中国书店大会暨2018时代出版·中国书店致敬盛典”上荣获全国“年度最美书店”称号的曲江书城,正在以愈加成熟的面貌出现在大众的面前,把沉浸式阅读魅力、丰富的文化活动呈现给广大读者和市民。

  步入曲江书城,位于一楼大厅巨大的折纸天桥——时光廊桥,便一下子映入人们的眼帘,它把书籍作为人生进步阶梯的寓意视觉化和艺术化,精彩诠释阅读之美。而这也是对曲江书城设计灵感的体现,即回归书的质感——纸,而曲江书城正是要努力成为轻松阅读和文化传承、传播的优雅载体。

  曲江书城的空间设计邀请了台湾的专业设计团队全程参与,曲江书城整体以简洁大气的轻工业风融合古城西安的文化积淀,在兼具实用性的同时,创造出诸多灵动的空间。置身于总面积1.8万平方米,共4层,图书品种近15万种,藏书量达60多万册的书海之中,浓厚的阅读氛围已经把爱书之人紧紧包裹。且书店每年举办文化沙龙、艺术展览、文创展览、科普知识宣讲、音乐会各类文化活动超过300余场。

  “走进曲江书城,读者看到的是疏朗、精致的书架和简洁、质朴、大气的陈设。”西安市新华书店曲江书城副总经理于子皓说,书城之美从视觉上要体现出亲近感及和谐感。置身其中,人与人、人与书、人与各种文化创意产品均保持着亲切的距离,同时在空间分割有序的环境中,让人与书、与文艺亲密拥抱。曲江书城特有的“美学商品+图书”组合陈列方式,让人们在读书与放松之间自由切换。

  不同于传统书店,“书+”模式是曲江书城一大特色。曲江书城秉持“以书为媒、主题突出、混业经营、持续创新”的理念,开展了一系列跨界合作,以“书+文创产品”“书+创意体验”“书+文化活动”等为核心,将精品文创、咖啡简餐、手工制作、艺术体验、研学旅游等业态不断扩充到经营中。

  西安财经学院文学院副教授白忠德表示,好的书店,书的品种要多,服务要贴心,内部装饰要有个性,更为重要的是,能持续吸引读者走进书店,这就需要书店不断优化图书质量,增加图书品种,同时多开展一些讲座、签售等与读者互动的活动。

  “实体书店作为传播文化的重要载体,是每一位读者的精神家园,是城市的精神标识。”于子皓表示,因为美誉度在外,每天进入书城拍照、打卡的年轻人不在少数,但书城致力于通过浓郁的阅读氛围和丰富多彩的活动“俘获”所有慕名而来者,并形成、壮大固定的读者群和粉丝群体。

  朱 鸿(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):我到曲江书城参加过两次活动,偶尔也会把这家书城与别的书店进行比较。曲江新区是西安的时尚区,这家书城不管是建筑设计,还是功能、格调或气氛,显然都符合曲江所具有的一种审美趣味。它还针对各类读者,定期搭建文学、书画、英语、茶艺和商道的平台,以形成沙龙式的交流,这都带有创意。希望这些探索和创意能给曲江书城增加效益。 (记者 秦 毅)